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市政规划 > 最大的城市森林公园 城市“宽窄”活法

最大的城市森林公园 城市“宽窄”活法

2018-11-09 18:05

城市绿化做了几十年,过去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协调:拆迁问题怎么解决?投资从哪儿来?如今成都用“城市总动员”来解决协调问题,他们为此甚至开设了10期培训班,授课对象是成都全市6000名干部。

龙泉山城市森林公园项目国际咨询答疑会的会场被Sasaki、艾奕康、LDA等6家设计单位咨询师的提问包裹。

2018年8月23日下午,来自中国、美国、英国、荷兰、澳大利亚、新加坡的咨询师们坐在U型会议桌一侧,对面是参与龙泉山项目的成都市6个区(市、县)代表。

此前的两天半,他们到全域面积为1275平方公里的龙泉山做了规划设计前的现场踏勘。

按照要求,踏勘结束后,6家机构要在2个月时间内,完成各自的规划设计,具体项目由答疑会后的现场抽签决定。

他们参与设计的,是全球规划最大的城市森林公园。

2017年4月,成都在城市空间发展上提出“东进”战略,龙泉山东侧,简阳市已在11个月前划归成都代管。跨过龙泉山,成都将完成从“两山夹一城”到“一山连两翼”的千年之变。龙泉山也从城市的边缘一跃成为“绿心”。

在成都建设公园城市的定位中,龙泉山城市森林公园项目与天府绿道举足轻重。它们都是体量惊人的大工程,留给参与者的时间十分紧迫。

城市发展的千年之变与前所未有的公园城市建设并行。试图向南方周末界定这场变革时,成都市建委的干部习惯从“它不是”开始,比如:“它不是只在城市里多建公园。”“它不同于新加坡的花园城市。”

理想正在发酵。四川省建筑设计研究院景观设计师白熙最直接的感受是忙碌,她负责其中的锦城绿道项目。如今,围绕公园城市四个字,有指示、文件、规划、研究、雏形和范本。城市的“管理机器”轰隆隆地开动,努力回应公园城市提出的要求和疑问。

这场刚刚开始却已轰轰烈烈的城市发展跃进昭示这座城市执政者的雄心:为中国城市找一个可持续发展新模式。

最大的城市森林公园 城市“宽窄”活法

2018年8月21日,成都龙泉山城市森林公园项目国际咨询,入选设计团队开始现场踏勘。(视觉中国/图)

并不意味着推倒重来

2014年10月获批为国家级新区的天府新区,是成都公园城市的雏形。

2018年2月11日,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天府新区时做出指示:“天府新区是‘一带一路’建设和长江经济带发展的重要节点,一定要规划好建设好,特别是要突出公园城市特点,把生态价值考虑进去,努力打造新的增长极,建设内陆开放经济高地。”

公园城市概念由此提出,成立不满四年的天府新区,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

数据显示,天府新区总体规划面积1578平方公里,建设用地占1/3,生态用地占2/3,“蓝绿空间”占比超过70%,兴隆湖、天府公园、鹿溪湿地……生态项目就有10个,绿地湿地1.5万亩、河湖水体1.3万亩,累计投入生态建设资金超过400亿元。

据成都市规划局副局长曾九利介绍,当时做天府新区规划时,规划者就注意将城市建设与生态结合。“所以总书记看了以后,留下的印象是在公园中建设的新区。”曾九利说。

在4月26日召开的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又一次提到天府新区:“我去四川调研时,看到天府新区生态环境很好,要取得这样的成效是需要总体谋划、久久为功的。”

公园城市概念提出三个月后,作为技术支撑的天府公园城市研究院挂牌成立,这是全国首个专门研究公园城市的研究机构。

据成都市规划设计研究院规划设计四所所长王波介绍,天府公园城市研究院以成都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为主体,联合清华大学、同济大学等科研单位共同组建。研究院同时设立院士工作站和专家工作室,聘请同济大学副校长吴志强,清华大学环境学院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贺克斌教授等多位学者为公园城市规划建设顾问专家。

挂牌当日,8个由成都市指定、国内外权威专家领衔的公园城市研究专题首次公布,包括“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公园城市建设新模式研究”、“公园城市内涵研究”、“公园城市指标体系构建研究”、“公园城市对市民生活品质影响的研究”、“公园城市消费场景研究”、“公园形态研究”、“公园城市对城市品牌价值的研究”、“绿色生态价值研究”。

成都为“美丽宜居公园城市”这一目标投入精力巨大,但这并不意味着要将一切推倒重来。

按照城市发展的不同阶段,成都将天府锦城公园、交子公园和鹿溪智谷作为展示成都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三大示范区。

在王波看来,公园城市要求在更好的环境中处理工作、生活等与人关系最为紧密的环节,需要对空间品质做整体优化提升。而不同社区,优化提升的方案各有不同。

“天府新区是公园城市理论的首提地,也代表成都未来新区的建设方向,所以天府新区在建设公园城市的工作上有很强的示范和代表意义。”王波告诉南方周末。

“老城区更多依靠林荫道等传统街巷空间解决上学放学、步行上班的空间,在天府新区就会构建出开放街区和独立优先的绿道。”王波举例。

盘活绕城防护绿地

成都市规划馆超过1300平方米的巨大城市全景沙盘上,绿道指示灯亮起,“一轴、两山、三环、七带”的布局清晰可见。这是成都的区域级绿道,撑起天府绿道这一全球规划最长绿道体系的框架。

天府绿道全域规划总长为16930公里,分为区域绿道、城区绿道、社区绿道三级。“一轴、两山、三环、七带”中,“一轴”指锦江生态绿道主轴,“两山”即龙泉山、龙门山,“三环”即三环路、绕城高速、第二绕城高速两侧生态绿道,“七带”即七条沿主要河道形成的主干绿道,覆盖全域20个区(市)县及高新区、天府新区直管区,连接各级城镇和主要产业功能区。

“居民的活动主要在社区绿道和城区绿道中,而绕环绿道这样的区域级绿道起骨架性作用,可以把绿道都串联在一起。”成都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的彭耕告诉南方周末。

“绿道是公园城市建设中的网络化支撑,山水林田湖是生命体,绿道就是连接它们的通道。绿道对公园城市的重要之处在于它把生态区、乡村和城市串联起来。过去很多旅游资源是点到点的,串联后提升了人的可进入和可参与程度。”曾九利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