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行业动态 > 失去了众议院意味着什么?

失去了众议院意味着什么?

2018-11-09 14:05

丧失众议院,特朗普的决策环境仍然优越,造成的实质威胁也不大。但边际上,使得特朗普的基建支出计划和对外政策需要考虑更多的平衡,立法效率会有所降低。这一方面会降低市场的经济增长预期,另一方面会加大联储决策面临的不确定性,都会压低美债收益率和美元指数。

不过由于市场对此早有预期,因而预期冲击不会走太远;核心点仍在于未来政策的实际情况,美债收益率短期上行空间有限,长期还是得盯着基本面,特别是“薪资—通胀”变化。

正文:

北京时间11月7日,美国国会中期选举结果公布,特朗普所在的共和党丢失了众议院的主导地位。这到底有什么影响?特朗普未来施展拳脚的空间有多大?市场会如何演化?

1.失去了众议院意味着什么?

美国是一个三权制衡的决策环境:掌握行政权的总统拥有对司法权人事任命(注意,不是任免)的权力;对国会建议立法和否决法案的权力;但掌握立法权的国会,对总统也有审核权(人事任命、法案审核)、监督权和弹劾权。

也正是因为三权制衡的存在,总统的行为会受到立法权和司法权的制约:但只要总统的行为不涉及违宪,实际上的制约还是来自于国会。

图片.png


丢失了众议院意味着什么呢?先看看众议院有哪些权力:

众议院最独特的两个,而且非常核心的权力就在于:(1)税收方面的法案只能由众议院提出;(2)对总统的弹劾权。

图片.png


这样看来,丢失众议院会阻碍特朗普的财政政策,也会使得特朗普面临被弹劾风险。事实果真如此么,倒不一定:

(1)提出税收法案——不止是众议院的权力

根据宪法第一条第七款规定“所有征税议案应首先由众议院提出”,但同时第二条第三款也规定了“总统应经常向国会提供有关国情的报告,并向国会提出他认为必要和适当的措施”.

宪法赋予的总统这项“万能立法权”使得众议院的提出税收法案权有所弱化:回顾美国税改历史,几次比较大的税改法案均为总统和政府所为,这其中包括里根税改、小布什税改、奥巴马税改以及最近的特朗普税改,可以看出,实际掌握着提出税改权的不只是众议院。

(2)弹劾总统——没那么容易

纵观美国政治历史,共有3名总统遭遇过国会的弹劾。但这三次弹劾均以失败告终,不过也产生了重大影响——特别是约翰逊和尼克松的弹劾案,对其自身产生了不可估量的影响。

图片.png


但弹劾总统成功,并没那么容易:根据美国宪法“合众国总统、副总统及其他所有文官,因叛国、贿赂或其它重罪和轻罪而遭弹劾并被判定有罪时,应予以免职”,且需要经过以下两个步骤:

一、启动弹劾首先需要众议院一半以上的议员通过,才能立案。

二、立案后需要经过参议院三分之二的议员通过才能被定罪。

以现在两党在参众议院的席位分布来看,弹劾特朗普难度重重。关键点需要有“实锤”罪行:特朗普并未触犯宪法提到的“叛国、贿赂或其他重罪”,虽然他一直深陷“通俄门”,但FBI在调查一年多后也未找到充足的证据;“艳星门”也只能算是私人生活的丑闻。至少在目前看来,与遭遇过弹劾的三位总统相比,特朗普还未犯足以被弹劾的政治错误。

况且共和党还掌控着参议院,所以只要特朗普没有被曝出致命的政治错误,即使众议院提出弹劾案,被弹劾成功的概率也会很低。当然,若众议院找到证据发起弹劾案,即使弹劾失败,也势必会影响到特朗普接下来政策的实施,以及两年后的总统大选。

总结来看,众议院所拥有的两项独特权力不会使得特朗普的执政面临太大威胁。但考虑到美国国会的决策体系,就不得不承认,中期选举后,特朗普的政策要体现更多的博弈妥协结果

在美国国会决策中,一院提出的法案,需要同时获得另一院和总统的通过,并且不被最高法院否决,才可以为法律。可以看出,丧失众议院,会使得特朗普的立法流程受到明显牵制。

图片.png


这种牵制,近年以来也屡见不鲜:

(1)如果遭到另一院的否决。

那么两院就要成立临时的联合委员会,由联合委员会对法案进行修改,修改完后再送至两院进行表决,直到某一个特定的法案同时在两院获得通过时,才能被提交到总统处。

如果两院始终在一个法案上无法达成一致,则该法案就“胎死腹中”,无法成为法律。

案例:2015年的《贸易便利化和贸易执法》法案,在第一轮投票中虽然在参议院获得通过,但是众议院未通过,为解决其中的分歧,两院成立了临时的联合委员会,经过委员会的讨论,最终才使国会两院一致通过该法案。

(2)如果遭到总统的否决

总统否决法案有两种方式,一是明确拒绝在法案上签字;二是在收到法案后的10天内不给予任何答复,也被视为对法案的否决。

国会对此有两种解决方法:一是将法案送至参众两院进行表决,如果在两院均获得2/3以上通过,则无需总统签署便自动成为法律。二是修改法案以争取总统的签署。

案例:2015年9月奥巴马以损害国家利益为由,否决了国会月初通过的《对恐怖主义自助者实行法律制裁法案》,但是在此之后,国会参众两院分别以97比1、348比77的绝对多数的投票结果推翻了奥巴马对这项法案的否决。

总结来看,丢失众议院多数席位,一则会使得共和党的各种法案需要考虑众议院的意志;另一方面,单纯丢失众议院,也不会使得国会有权利推翻总统的“否决”意志。因而,美国的政策更多的进入博弈和妥协的框架中。

进一步而言,虽然共和党丢失了众议院主导权,但实际上这更像“历史常态”,比较来看,特朗普的决策环境并没有那么差:

2. 特朗普仍面临高度友善的决策环境

回顾历史来看,总统和众议院掌控党并非同一党派才是常态:战后的37届政府中,有22届都处于非同一政党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