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职业考试 > 考试游戏,倾情演出

考试游戏,倾情演出

2020-09-16 13:57

  上周六,考了一场试。

  心态现在做事,基本都得从「为什么」出发。

  不管是什么考试,不同的人付出的程度总是不同。在靠分数排名决定获得资源多少的考试中(比如高考),需要付出多少努力的答案就是:能力范围内越多越好。而在仅有「通过」和「不通过」之分的考试中(比如这次的中级经济师考试),要用多少力、借多少运气,并不容易把握。

  如果要参考以往参加过考试的人的情况,被记住的往往都是极端的例子,比如努力复习了几个月却没通过,只冲刺了一周却通过了。这个时候,是要拿自己的智力、记忆力或运气和别人做个比较么?可是除了学校之别,谁又知道具体的人以及背后投入程度的差别在哪里?

  到考后,当我真的有了体验,我发现了一个我比较满意的解释,为什么我需要付出到这种程度(什么程度具体在下一节):

  两门课,加起来三四百个知识点,对于每个知识点的出题概率和难度不同,然后自己掌握的程度不同导致各个知识点的得分概率不同,对应相乘后再加总就差不多是整张试卷的期望得分(只是不严谨的大概思路)。

  所以复习的目的是按出题概率、通常考查的方式,分不同的精力去提高自己的得分概率,最终提高期望得分。虽然它不是最终的实际分数,但一旦它高了,在实际波动的情况下,留有的余地也会大些。对于我来说,因为不喜欢不确定性,所以尽可能提高期望得分,使得通过的概率提高,就很符合我的需要。

  简单来说就一句话,与其说为了高分,不如说为了保险。

  最终的考试,确实有些「难忘」。那天中午我们走了三四十分钟路、踩了十几分钟单车,体力不好、中午没休息再加上前一个晚上也没睡好,于是下午考试就巨困,自己发现涂错答题卡的就两三道,橡皮擦也擦不干净,也不知道答案改成了没。

  在这种情况下,在根本没有对过答案、考试分数没出来时就发了这篇,一定意义上是对期望分数的自信,但确实不绝对。

  方法一、复习

  这次复习整体分为三个阶段:

  1.考前三个月到考前半个月:对着课件看网课视频——单独看课件——书本划重点(这一步因为觉得没啥用后被省略)——完成课后习题(最后剩1/6时因为时间不够省了这步)。这阶段主要在于理解知识点,有个初步的印象。

  2.考前半个月到考前2天:看课件——隔至少数个小时后做习题册——对题目涉及知识点的再理解和再记忆。这是最主要的记忆环节。

  3.考前1天:两科各做了一套模拟题——把习题册的错题再看一遍——把全部课件快速再过一遍(主要是第2阶段先复习的部分,后复习的只挑很少数知识点看)。这算是最后巩固环节。

  整个过程的环节都是我安排好的,但可以看到有些部分没有百分之百落实好,其中有两个点我比较满意就稍微说明一下:

  1.为什么会上网课?

  初衷是想偷懒。书本是密密麻麻的字,根本没有任何的重点,还加上了我极为反感的水印:啊,本来就看起来够晕了,谁的脑子想出来要加水印啊。

  网课会告诉你复习方法(滚动复习我做不到)、重点难点、通常的考查方式、记忆方法,等等。这一步花了很长的时间(百集电视剧那么长肯定是有的),但它是理解和消化,以及为后面的强化记忆做铺垫的重要环节。这也是考完试会立即忘掉和不会的主要差别来源。

  2.为什么看完课件后至少隔几个小时再做习题册?

  从前的考试我没有特别注意过这点,这次把存储记忆和提取记忆分开一段时间,使得检验的尽量不是瞬间记忆的效果。这时做错的题往往是真的弱点,也就是之后再巩固的重点。在我看来这个步骤既是在加强记忆,也是在「排雷」。

  如果说复习阶段除了具体执行方面有些偷工减料的地方,还有啥我觉得需要吸取教训的,那就是计划性:

  一开始还有差不多三个月的时间,感觉真不少,于是就晃晃悠悠。8月只看了不到15%的网课,9月大概看了30%,这样的后果就是我在10月的前半个月要看完剩余的55%,后半个月做完第二三轮所有的事情。有时间安排的计划,我在考前半个月才定下,但实际执行也有时做多有时做少,有时候不想看这科就复习另一科。

  计划是这样的:

  

  而实际打卡长这样(上面是我开始报名后就停止的运动打卡;上一行是看课件,下一行是做习题,本来是不同的日子用不同的颜色,然而没有这么多颜色的笔,当时也没想到可以混合两种颜色或换个符号):

  

  从前,都是平时进行理解、记忆和练习,复习只做总结归纳、加强记忆。而这次,把绝大部分过程都堆到最后一个月(要记得的细节多不多可以参考下这次考的题目:以下增值税中税率为6%的有;选项C:员工持股计划中员工总持股不得超过总股份的15%,选项D:每个人持股不得超过总股份的1%)。

  自己都感觉疯到嗨起或是嗨到疯起。尽管最后阶段我一直说很累,但这种追着时间跑的感觉,神经突触嗖嗖嗖地搭建链接的感觉,有点像运动员在比赛时的兴奋吧。

  二、考试

  除了知道「先看题干、再看选项、再看题干」这么个步骤,考前并没有多想这个部分,但下午在考经济基础的多选题时,巨困的状态下脑袋还突然激灵了一阵。

  题目设置上,有五个选项,至少两个对、最多四个对,选错整题不得分,无错选时每选对一个选项得0.5分,全对得2分。选项之间有些有逻辑关系,比如一个是A或B,一个是A且B,一个是A或非B,等等。

  对于个人而言,因记忆的程度不同,有些选项是确定的,有些是不确定的,不确定的程度也有区别。

  上述两者结合就会出现各种情况:

  1.比较容易判断的是,已经确定选了三项,但不确定某一项是不是第四个,这时选对了多得0.5分,选错了失去1.5分,差距很大一般不该选第四项。

  2.又比如所有选项中只确定一个,其他的都不确定,这时候再选一个有可能多得0.5分(看起来四个都挺像对的),选错失去0.5分,这种情况还是落地为安。

  3.最刺激的是,已经确定能选出来一个,能排除两个,而剩下的两个又是矛盾的,所以必然会有一个是对的。二选一对了就多得1.5分,错了就失去0.5分。这种情况是不是肯定会忍不住赌一把?

  我在盘算这些时,脑袋就兴奋起来,不知道是喜欢智力刺激还是喜欢赌博:第一种情况有些我赌了,第二种情况我忍不住多选了一个,第三种情况更是压上。对于不确定的地方,总感觉可以靠对知识点的推理和出题者的心态去猜。

  所以对我分数影响最大的不确定性并不是巨困,而是我的这种玩游戏的心态,除了通关,还想要玩得漂亮。这个意义上来说,如果打脸,其实也是自作孽,但这种乐趣也挺难得的,愿赌服输吧。

  越是到后面,我越觉得对这件事情的投入,绝不仅仅是因为想要得到什么结果。整个过程是系统的安排和控制,是欲望和自律的拉扯,到最后又有临场的发挥,这不就是个有趣的自我挑战游戏吗?

  有人说我原可以更好,有人说我一成不变,是要感谢他们对我的期望高吧。对我自己来说,只是在踏实认真干好自己的事情,我的预期是,当我的程度达到时,自然豁然开朗。

  最近新换的头像我很满意,笔笔不仅带了头套还躲在衣服的后面,应该是在「蒙面唱将猜猜猜」的后台。

  外人的评说,我是用力过猛还是止步不前,都是外面的世界。

  而我在这里面,只是想唱好当下这首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