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市政知识 > 发展自行车运动建城市慢行系统 南京尚须努力

发展自行车运动建城市慢行系统 南京尚须努力

2018-09-18 17:01

“打造自行车之都”、“发展自行车运动”……最近,南京发展自行车运动,建设城市慢行系统,倡导绿色出行的消息广受关注。但记者实地体验发现,让慢行系统两个轮子欢快转动,城市还要做好很多事。

22日,南京中山陵环陵路。因为环境好,世界体育大会主席维尔布鲁根、世界自行车联盟主席麦奎德曾在这里骑行1.8公里。不过,在此之外,不少路段仅一侧有专门自行车道和人行道,另一侧是行人、汽车、自行车混行,很危险。

22日中午,记者从中山路珠江路路口“骑行”(几乎是推行)到龙蟠路路口,因改造后的珠江路人行道与自行车道混合,自行车道成了机动车道,记者不得不在人行道上“骑行”。偏偏行人道也不“消停”:路左被用来停自行车,路右则被各种摊点、店家招牌占据。很多骑车人无视改道标志,干脆在机动车道上骑行,将最外侧的机动车道占为自行车道。三中路上设置多处港湾式公交站,占了自行车道,自行车道又占了人行道,不少站点成了堵点。22日上午8:30,记者自鼓楼骑至新街口,两三公里就有4个堵点;当晚9点,记者从鼓楼骑往新模范马路,多棵行道树挡在自行车道中央,两人合抱的梧桐树没有闪光提醒,稍不留神就会撞上。

机动车“赶走”自行车,是城市慢行系统一大威胁。22日上午9点,记者在华侨路看到,两侧自行车道已成经营性机动车停车场。因机动车进进出出,不多时间,此处就堵起一长串自行车。

23日晚9点,记者在湖北路马台街看到,两股车道两侧已停满机动车,骑车人只能骑行在机动车道上。当晚9:30,在察哈尔路到盐仓桥路口,中成酒庄门口自行车道上停着两辆轿车,骑车人只能从机动车道绕行,此处又是上坡,汽车开到坡顶才见骑车人,安全隐患很大。至去年底,南京机动车拥有量已达158.53万辆,而据测算,停车位缺口逾50万个,大量机动车“无家可归”,就去抢占自行车道。

影响城市慢行系统运行的另一个“心病”,是交通信号灯设置不合理。22日上午9:10,记者从上海路左转拐向华侨路,直行绿灯还剩10多秒,左转的机动车道、自行车道绿灯同时亮起,左拐骑车人要避开直行机动车,十分危险。23日晚9:20,骑车人从水佐岗左拐进入新模范马路,绿灯仅20多秒,要骑过双向8车道,只好“快马加鞭”。

路面设施“贪大求洋”,也影响自行车出行。在上海路,自行车道仅能供两自行车并行,路面改建又把硬隔离改为花坛,自行车道就更窄。而在湖南路,机动车道仅有双向四道,自行车道只能供一辆车骑行,路面资源如此紧张,仍建起双向各半米宽的花坛,似乎这比自行车道更重要。

近年来,从国家到地方,对慢行系统规划、建设越加重视。省城市交通规划研究中心高级工程师王树盛说,江苏这方面走在全国前列,但仍不够。目前,我省每平方公里慢行空间约在4公里以上,但较之公认的合理配比,即10公里还有不小差距。

据统计,六成以上南京市民出行靠“步行+非机动车”。当前,南京依托山水系统,服务市民休闲,加紧构建慢行系统;但与此同时,行人、自行车“路权”空间又被大量挤压。为缓解城区拥堵,当地拓宽道路,挤占慢行空间。停车难、乱停车占领大量慢行空间。城市管理者优先保障机动车通行,不惜牺牲慢行系统。

破解慢行系统空间局促,应视道路功能主次,在适宜地段优先保证慢行“路权”。丹麦哥本哈根在城市核心区对机动车限行,持续扩大慢行空间。“慢行是交通方式,更是生活方式、人际交往方式,构建慢行系统,有利于构建交通和谐。”王树盛建议,城市慢行系统规划,发展理念要更新,改变重在服务机动车的观念,并在政策和投入上倾斜,为市民提供“慢行体验”空间。要协调慢行系统与公共自行车、公交车、地铁等切换衔接,实现绿色出行方式的共赢。

南京喜爱自行车运动的市民已逾10万,有10多家自行车运动俱乐部,每年开展二三十场有一定规模的自行车比赛。未来5-10年,中国自行车运动将跻身全球三甲。南京希望成为国际自行车联盟命名的自行车城市。显然,对这座城市而言,建好慢行系统,既是民生问题,更是发展问题。(陈月飞 王佩杰 刘庆传)